【祖师传】沩仰宗初祖
发布时间:2023-04-28 来源:沩山灵佑禅师 浏览:147

——沩山灵佑禅师

2023-03-08  九华山无相寺


祖祖相承,灯灯续焰

一灯能破千年暗,一智能灭万年愚

潭州(治所在今湖南长沙)沩山灵佑禅师(771——853),唐代高僧,百丈怀海禅师之法嗣,俗姓赵,福州长溪(今福建霞浦)人,禅宗沩仰宗初祖。

灵佑禅师十五岁的时候辞别亲人,依本郡建善寺法常律师出家,作务执劳,奋力认真,每次出坡都比一般人多做数倍。

二十三岁受在杭州龙兴寺受具足戒。后从钱塘义宾学习戒律。此时,灵佑禅师虽然对大小乘教法以及戒律都有了一定的研究,但是,他深感深奥的义理毕竟不能代替实际的修行,更不能保证临终解脱。

因引,他决定放弃义学的研究,寻找新的修行途径,他说:“诸佛至论,虽则妙理渊深,毕竟终未是吾栖神之地。”

于是,灵佑禅师开始外出游方。在巡礼天台智者大师遗迹的途中,遇见了寒山子。

寒山子,唐代著名诗僧。史料记载其为隋皇室后裔,因遭皇室内的妒忌与排挤及佛教思想影响而遁入空门,隐于天台山寒岩,自号“寒山”。他以桦树皮作帽,破衣木屐,喜与群童戏,言语无度,人莫能测。常至天台国清寺,与寺僧丰干、拾得为友,将寺院残余饭菜倒进竹筒,背回寒石山维持生活。

寒山经常在山林间题诗作偈,其诗通俗,表现山林逸趣与佛教出世思想,蕴含人生哲理,讥讽时态,同情贫民。后人辑成《寒山子诗集》3卷。

寒山子点化灵祐禅师道:“千山万水,遇潭即止。获无价宝,赈恤诸子。”

但是当时,灵祐禅师并不明白其中的意思,将这些话默默记在心里,休息的时候,就端坐思惟这话里的意思。到了国清寺,巧遇奇僧拾得,也得到相同的指引。

这时灵祐禅师才省悟,二位大德是在劝他南下江西参礼百丈禅师。当时百丈禅师尚在马祖塔所在的宝峰山泐潭寺。所以说“遇潭即止”。

于是,灵佑禅师便直下江西建昌泐潭寺,参礼马祖法嗣百丈怀海禅师。

百丈禅师一见到他,非常器重,许为入室上首弟子,居参学之首,后转任典座,令其磨炼。

一天,灵佑禅师侍立在次,百丈禅师问:“谁?”

灵佑禅师道:“某甲。”

百丈禅师问:“汝拨炉中有火否?”

灵佑禅师即拨火炉,回答道:“无火。”

百丈禅师不信,于是亲自起来,拿火箸深拨火炉,发现了一些零星小火。他钳起来,举给灵佑禅师看,说道:“汝道无这个!”

灵佑禅师言下发悟,当即礼谢百丈禅师,并陈述自己刚才所悟的道理。

百丈禅师道:“这只是暂时歧路罢了。经云:‘欲识佛性义,当观时节因缘。’

时节既至,如迷忽悟,如忘忽忆,方省己物,不从他得。

故祖师云:‘悟了同未悟,无心亦无法。’

只要去除凡圣虚妄分别之心,一切法本来具足。你今天虽有所悟,还要善自护持,继续用功。”

沩仰宗祖庭——湖南宁乡沩山密印寺

第二天,灵佑禅师随同百丈禅师入山作务。

百丈禅师问:“有没有带火来呀?

灵佑禅师道:“随身带着呢!”

百丈禅师问:“哦!火在哪里呢?”

灵佑禅师于是从地上拈起一柴枝,用嘴吹了两下,然后递给百丈禅师。百丈禅师微微开颜一笑,淡淡地说:“这就像虫咬木头。”

灵佑禅师悟道不久,恰逢善于观察地理形势的司马头陀,自湖南而来,对百丈禅师说起在湖南寻得一山,山名大沩,钟灵毓秀,极宜修行用功,当请一位千五百人的善知识,前去开建道场,住持弘化。

百丈禅师问他:“老僧住得否?”

司马头陀答:“此非和尚所居之地!”

百丈禅师问:“此话怎么说?”

头陀答:“和尚是骨人,大沩是肉山,如果和尚住锡彼处,徒众将不盈千。”

百丈禅师又问:“那么我的弟子里面,有没有人能够住得此山?”

头陀答:“请命弟子出来,我一一仔细观察,看是否有适当的人选!”

当时华林觉和尚为首座,百丈禅师问头陀:“此人如何?”

司马头陀请上座謦欬一声,略行数步,便言:“此人不适合。”

百丈禅师又令侍者唤来灵佑禅师,司马头陀一见便道:“此僧正是沩山主人!”

当夜百丈禅师召灵佑禅师入室,嘱咐:“我教化众生的因缘在这里,沩山胜境能容千五百人办道,是你弘化之处。你应当到那里去开山建寺,继嗣宗门,广度后学。”

首座听到这件事后,不服气说道:“我今忝居上首,那典座到底有何本事,可以住持沩山?”

百丈禅师知道后集合大众,在地上摆了一只净瓶,说道:“不得唤作净瓶,当唤作什么?谁能当下出一转语,便请他去沩山当住持。”

华林首座道:“也不可唤作木?。”

百丈禅师转头问灵佑禅师,灵佑禅师二话不说踢倒净瓶,转身走了出去。

百丈禅师乃笑着对大家讲:“这个首座,竟然输给山僧灵佑呢!”

于是灵佑禅师奉百丈禅师之命前往沩山。

沩山耸峻连天,高极千仞,荒野绝无人烟,灵佑禅师到了那里,终日只有猿猱为伴,捡拾橡栗充饥。这样过了六七年,竟没有一个人上山来。更不用说建寺办道了。

灵佑禅师不禁想:“我本来此住持,是为了弘法利生,而今人烟既绝,在此仅能自修罢了,如何济益群伦?”因此想放弃这座山。走到半路山口,见到猛虎、狼豹等类,交横躺卧在路上。

灵佑禅师慈心正色为说三皈依,又道:“如果我和此处有缘,你们就各自散去,不要拦我行路;如果我和沩山没有因缘,你们不要动,我从路中走过,一任你们来吃,彼此就结个法缘吧!”语声刚落下,虎豹等便四散而去。于是灵佑禅师转身又回草庵,继续安住用功,等待因缘。

沩仰宗祖庭——湖南宁乡沩山密印寺

这样过了快一年,大安上座率僧众从百丈处来,帮忙辅佐开山建寺。大安上座说:“我来此处给和尚做典座,护持到僧众满五百人的时候,不管情况如何,我不再当典座,请你放我下山!”灵佑禅师答应了。

于是灵佑禅师率众共营梵宇,山下的居民渐渐地知道了山里面住有和尚,皈依请法的人多了起来。灵佑禅师开垦田园,法化日盛,天下禅学辐辏,风动一时,鼎盛时置有僧田三千七百亩,食指恒常数千之多,道化盛行一时。

会昌五年唐武宗废佛,勒令僧尼还俗,灵佑禅师于是裹头为民。宣宗时解禁,当时,相国裴休任潭州刺史,与灵佑禅师关系甚为密切。于是裴休亲临礼敬,请灵佑禅师重剃发为僧,敷扬宗教,开演禅法。后更置田饭僧、施金钱,上奏朝廷请建“密印寺”。其后统管湘潭一带的连帅李景让,因尊灵佑禅师禅法,也奏请朝廷求赐山门,号曰“同庆”。遭法难摧残的道场,才渐渐复兴,恢复昔日丛林规模。

灵佑禅师弘宗演教,凡有四十余年,接引学人无数,其中明见心性达道之士甚多,如仰山慧寂禅师、香严智闲禅师、径山洪諲禅师、西山道方禅师等,皆为当时俊彦。其中,慧寂承其后而集大成,于仰山宣扬师风,世称沩仰宗,为中国禅宗五家七宗最早建立的一宗。为菩提达磨初祖“一花开五叶”之谶言,开启了最先的发端。

沩山灵佑禅师入寂于大中七年(853)正月初九,春秋八十三,戒腊六十四,塔于沩山,谥大圆禅师。泾原等州节度使卢简特地奏请为师撰碑铭,碑额则由李商隐题写。

沩宁高氏 版权所有
地址:新疆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西环中路57号2楼A区       电话:0991-8734541
新ICP备2022000135号-5